© 灵寒舞纪|Powered by LOFTER
庚澈end,岛凉end,楼诚end,凯源end,期待下一对

根据【燕帝秘史】视频的脑洞——题记

点此处见全文目录:  目录

第一章 上山

    老燕帝登基十年,有七子,最为宠爱的乃是第六子,缘由只是因为第六子的母亲越贤妃是个绝世的美人,宠冠后宫,荣宠也是别的妃子不能比的,于是得这第六子之后燕帝就极少去其他妃子那里了,但是偏偏有个医女不知为什么怀上了龙种,育下了皇七子,赐名萧景琰,也就是这皇帝老来得子罢,很是开心,于是这医女便从太医院坐上了轿子直接抬进了后宫,成了四妃之一,封为静妃。越贤妃虽有不满,却也没说什么,母凭子贵,即使任性也是懂得这个理。

    燕帝年轻时据说也是个风流的人物,除了说他指点江山这份霸气,民间每每谈论起,言语间都颇意味深长,这风流也暗指他对女色之沉迷。于是乎,皇六子继承了这个秉性,在宫中宫外都流传着一些‘韵事’这让一向想把儿子培养成太子的越贤妃很是不开心,便花大价钱请了很多名师来教导,太傅们都学富五车,自然这皇六子的才学也精进不少。据说燕帝给各位皇子出试题的那一次除了一向才学出众的皇三子誉王对答如流,也只有这六皇子能够沾些边边了。至于其他皇子,用燕帝的一句话就是:都是长了头没长脑子。

    十一年,皇后膝下无子,而皇恩甚浓的六皇子果然被封为太子。母凭子贵,越贤妃便是名正言顺的四妃之首,对同为妃位且有后嗣的静妃更是看不惯了,两个人虽然没什么利益冲突,但看朝野,这不皇七子已经露出不少锋芒,先是在河工贪污案中算账清明得到了燕帝的褒奖,说是能够体察民情,抚恤百姓。而后在邻国南楚为了分界发难的时候,给远在千里之外的林将军献计献策,终于是赢了这场仗,这本也没什么,却没想到林将军一回京,就将战功都架在了皇七子的身上,燕帝又夸他能决胜千里,是大智之人,就差没说他是治国之才了。皇七子加冠礼的那年,被封为靖王。于是越贤妃只要听到燕帝在面前夸这皇子里面的老幺就很是不开心。燕帝虽不喜别人摆脸色,但是这越贤妃摆起脸色却更加娇俏,燕帝看这美貌还哪有心思计较后宫里对朝堂之事的谋计,便只顾哄她了。

   十一年底的时候,燕帝派萧景琰去外地办差,说好是过年就回的,却在除夕也没见到人影。静妃便请罪了一通,说景琰在路上遇到了风雪,马不能骑,耽搁了行程,越贤妃自是开心的,没有了这个皇七子,太子自然可以在这除夕和大臣们好好聚聚,招揽些人才。不过这好事要成全给太子的话,她显然忘掉了劲敌誉王,誉王乃是皇帝三子,虽为嫔妃所出,却一直由皇后抚育,从另一个角度说,誉王才更威胁到太子的地位。何况这誉王继承了他母亲的美色,比起继承了燕帝容貌的太子自然是看得英俊挺拔,加上誉王素有礼贤下士的品格,其声誉在大臣中也是极好的。

萧景琰一路奔波,却停在了琅琊山下,而这方向上却是和回京的方向相反,随行也知道他这是要去见见这江湖第一百晓生,也是这江湖的万事通,琅琊阁。亲上琅琊阁的朝臣不少,但是皇子确是迄今为止的第一个。琅琊阁的仆人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对这位威风凛凛的少年皇子也是有着敬畏之心的。

仆人本急着向阁主禀报,但是却正好是蔺晨练剑的时辰,便静静的呆在旁边等着。

待到少阁主练剑完毕,仆人才上前。

“少阁主,靖王来了。”仆人垂首禀报道。

蔺晨并没有说话。

仆人继续道“阁主猜的真准,知道皇六子一旦封为太子,这靖王也就来了。”

蔺晨扬了扬袖子“锦囊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待靖王喝完这茶,便按照先前吩咐的给送过去。”仆人面有难色,低首道“只是……”

“你想说什么”

“琅琊阁一旦开口朝堂中事,只怕……”

蔺晨将剑收回剑鞘中,道“问题出自朝堂,答案却在江湖,无妨”

“是。”仆人作揖,安静的告退了。

茶室中的靖王,安静的喝着茶。

仆人进来将摆着锦囊的托盘放在靖王面前,问道“这茶可喝的习惯?”

“琅琊阁的茶自是好茶,这‘绣仙眉’更非凡品,但凡知道我爱喝这茶的也必是宫中之近吏,你们却能够洞察,这份心思确是让我有些惊讶。看来琅琊阁囊尽天下事的传闻也绝不是妄言。”

“不敢不敢”仆人作揖。“殿下所问之事已尽数写在这锦囊之中”

“你们也不问问我所来何事?”靖王看了看已经备好的锦囊,这金丝镶嵌的云锦缎子做了锦囊倒是大材小用了些。

“殿下想来见阁主,但是阁主此刻却不在阁中。”

“是不是早就料到我会来?”

“纵是风云变幻,终究不离其宗,阁主又何必为了此事躲避殿下”

“那么先生是想选太子还是选誉王?”

“琅琊阁少问朝堂之事,多思无益。”

“你们倒真是不透半点风水。”靖王看了一眼锦囊,道“想来,这些年琅琊阁也未必是不沾半点朝局,要不然怎会知晓我定会来此,备好了这些事物。"

“殿下的疑问既已都在这锦囊之中,又何必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