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澈end,岛凉end,楼诚end,凯源end,期待下一对

蔺靖 【燕帝秘史】(长篇/剧情)第二章

第二章  下山


回宫后靖王匆匆去向父皇告罪,由于燕帝并不知晓其中各种,自是原谅了这个素来谨言慎行的小儿子。静妃便通透得许多,问景琰这是去了哪里,连误了归期也不在乎。景琰孝顺,便告知母亲去琅琊阁问路。问路二字一出,母亲便懂了他的意思,屏退了左右,道“你即以下定决心争这储君之位,又何故在群臣之中总不露喜色。便是客套些对以后之路也是好的。”

景琰只当母亲不懂他是为了养精蓄锐,蓄势待发。便道“母亲不知,我自是想让誉王和太子鹬蚌相争。”

静妃摇了摇头“你锋芒露早,誉王在除夕夜宴便知晓你去了哪里,我观他颜色,估计你前脚刚离开琅琊山,他便派人过去了。”

靖王冷笑“我早知三哥见微知著,也没打算瞒他。只是我定料他能斗得过太子。”

“你可曾想过他们若一致对外,将冷箭射向你,可有对策。”

“我问的路便是为了对付这局面。”靖王刚说完,便有一将军过来禀报蔺晨下山之事。

静妃不知前事,也没多问这莫名出现的人物。

   蔺晨一路下山,为的是躲避誉王的人,虽说是准备了一切,但是誉王行事严谨,追根究底,派过来的人估计一定要见到他才罢休,故离开琅琊山,也是为了耳根清净。没想到下山了才洞察到有人跟踪。拿人来问知道靖王的人在这山下久候,而非一路跟随。

   靖王的机智让蔺晨始料未及。

三个月后正好阳春,桃花肆意,春意无限。景琰邀了蔡尚书等大人去府里赏花。花压枝头,万紫千红。靖王笑着对群臣说“尚书大人是喜欢这绿叶还是红花。”

尚书本是个极易揣测人心思的人,这下自是懂靖王所言,笑道“微臣过来就是为了辅佐靖王的。”穆王府的郡主道“靖王谦虚,这枝头的自然是红花好看些,可是这红花和绿叶都是靖王府的,又何必计较是哪里好看呢。我穆王府不涉朝政,向来不趟朝局浑水。但是太子无德实非社稷所幸,至于到底是誉王还是靖王,本就不是我王府计较的事情。”靖王笑道“郡主所言极是,可是风起云涌,岂是自己不动就能独善。”

郡主作揖道“我只当棵草就好,将来风吹向哪里,我自然偏向哪里,不过殿下放心,今日这墙内之事若传出去,必然不是出自我口。”

靖王抿嘴笑意越浓“我今日请了郡主,誉王恐不能平常对待往日中立的郡主了。”

“殿下何意。”

“我早就传信于誉王眼线,今日宴请都是至交好友,若誉王他日得了储位,利益权衡必追事于你府上。恐怕穆王府是不能只站墙头,当棵草了。”

  群臣窃窃私语,郡主倒吸冷气。这年轻皇子,素日戎装英姿,眼神清明,且以为他不适权谋,却不知他心中满是计算玲珑。

  赏花过后,园亭冷落,花瓣洒落于池面。碧水中的倒影渐渐由一个人变成了两个。

“宫里这趟浑水,若不是你,势必也起不了太大波澜。”

“我当你是夸我了。”蔺晨用扇子拍着掌心,脸上满是自傲。

靖王转身看着他道“那日去你山上,却不见我。我也当你不愿结交于我,既如此,誉王恐怕也不知你的盘算,哪能料及不见我的人,如今却住在我府上了。如今他的人说不定还在琅琊山等你呢。”

“这便是我当初不见你的原因。”蔺晨得意道,“我聪明吧”

 靖王冷笑道“恐怕以后我们都不能逃脱你的摆布了。”

 与蔺晨同住的是一位束发少年,未及舞象,名唤飞流。虽不施粉黛,却面如桃李,目若朗星。只是不懂事故,与稚童无别。蔺晨来了三天后,他便安静的来到了府里,若不是看到他整日与蔺晨于花园嬉闹玩耍,恐也无人察觉,可见其武艺高深。他来之后,府内蜚语渐多,连景琰也知蔺晨待飞流与他人有别。


评论
热度(51)
© 灵寒舞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