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寒舞纪|Powered by LOFTER
庚澈end,岛凉end,楼诚end,凯源end,期待下一对

第三章  谋权

三月春猎,本以为心情会有些难色的誉王兴致却很好,一来和太子斗嘴中气十足,二来狩猎本不亲自上阵的他,这次却也背了弓箭一展身手。这场春猎他一举三得,即得了皇帝不少赏赐,也占尽了风头,把其他的皇子都比了下去,最重要的是一些武将,对他是刮目相看,敬佩有加。与之相反的,太子在春猎之后的两个月,手中的吏部和刑部被誉王一一拔除,如今在位的三省六部大部分都成了誉王的人。

靖王本对蔺晨风流之事早有耳闻,却未料到他在王府内也如此招摇,连身边的贴身侍卫都有意无意的提及着蔺晨的这些过失,靖王原本是为了蔺晨的才华才将其留在府内,如今这片风景,怕是再过几日指不定誉王就知道了。而朝局发生大变的这些日子,蔺晨却专心的只和飞流玩耍,又或者和靖王府所有的婢女玩耍,似乎完全不顾及朝堂的变化。想到这里靖王就更加不待见这个人物了。大步跨进了蔺晨的别苑中。

蔺晨和飞流正坐在湖心小亭里,围着大理石的圆桌扎树叶,只听得蔺晨说了句,“飞流,你看这个像不像孔雀尾巴。”

靖王已走到蔺晨身后,飞流指了指蔺晨后面的方向,对着蔺晨说了句“有人”

蔺晨似乎在专心的扎树叶,无暇听得进去,接着大功告成似的,摇起那柄扎好的‘孔雀尾巴’对着飞流说“哥哥要把这个绑在你的腰上,你给哥哥跳个孔雀舞好不好。”

飞流本是看着靖王的,这句一听他就吓得直直的看着蔺晨,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不要。”

靖王本想安静的等蔺晨回神,没想到蔺晨对着飞流说了句“你看景琰也没用,他帮不了你,来,过来。”

“不要!”飞流从凳子上直接窜了出去,飞过了湖面,挂在湖对面的房梁上,愤愤的看着蔺晨。

蔺晨刚打算从凳子上起来追,就听到身后冷冷的声音“先生直接称呼名讳不觉得失礼于人吗。”

蔺晨懒懒的回头,他早知身后站着的就是景琰,那位不可一世的少年皇子。

他撇笑了下“哟,这不是靖王殿下嘛!怎么有空来我这啊。”然后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天空“今天太阳是不是逆行啊。”

“你少惺惺作态。”靖王冷哼道“誉王那边恐怕也是早晚要知道你在这里的。如此风流,不知所谓。”

“殿下错了。”蔺晨看了景琰,“哎,我说,你的脸色能好看点吗。我只不过陪她们说说话,算算命而已。”

靖王不语。蔺晨见状也只是诡笑了下。

“誉王哪有功夫管我啊,他派的人赶在春猎前就给他送回了个锦囊,里面尽是些对付太子的手段,如今他如鱼得水,已经把太子的爪牙全换成了自己手下,当下应该开心的在府里设宴款待那些新晋的尚书大人呢。”

“什么锦囊”景琰道。

蔺晨似恍然大悟的说道“我没跟你说吗?”

“这些天你只知寻欢,哪里有过问我的事情。”靖王心里的确不快。

“哦,这样啊!”蔺晨笑道“那也怪不得我,你不来找我,我便当你无事。我又何苦追着你问东问西,扰了你的心情。”蔺晨拾起放在大理石桌面上合着的折扇。走到小亭边,看着对面在房顶玩耍的飞流慢慢道“前些日子,琅琊阁来了封书信,说是誉王的手下僵持在山上,不肯走。我便让他们将我事先准备好的大礼给了那些人。誉王看了这大礼也是欣喜了,才没几天就办的非常好,看来我倒是有些小看他了,今日才晓他所思所虑绝非等闲,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人。哪跟那个太子一样,表面样样熟稔,其实草包一个。那些太傅估计也满是心酸,哎……我说,你说这越贤妃是多美,才让皇帝老儿……”蔺晨话未说完,便被靖王打断。

“竟是你让他去对付太子的。”

“这你又说的不对,太子本就是他的劲敌。”蔺晨看了靖王一眼,道“哦,也是你的。所以,让誉王去对付太子,岂不是借力打力,誉王开心痛快,我们也轻松自在。”

“你是从下山之初就开始谋划此事了吧。”

“是啊,我说过,我聪明的。”蔺晨将合着的折扇在指尖转着,忽而停住,猝不及防的用扇柄挑起了靖王的下巴,并媚媚一笑。

靖王被他的动作惊到,立即用手打掉了扇子,这动作对皇子来说是极其不文雅的。

扇子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不大的声响。几丈之远的飞流听到了动静,看了过来。对着蔺晨大喊道“景琰掉了!”

靖王只当是小孩胡闹,也不理飞流的话。对着蔺晨道“你还有什么打算。”

蔺晨弯腰慢吞吞的捡起了扇子,“这扇面可是南楚王的亲笔题字,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居然被你生生摔在地上,可惜了。”

“若不是你无礼,我也不会……”靖王失语。

蔺晨一笑“说得轻巧,我可是帮你办差,你不谢我就罢了,还对我动手动脚。”

“我何时对你动手动脚了。”靖王竟有些脸红。蔺晨便知景琰懂他话中歧义,其实宫闱王府,达官显贵总有那么几个有龙阳之癖的,看来景琰也不是未曾听说,如表面般正直。

蔺晨看了靖王一眼,嗤笑道“没有,我词用错了,是对我的扇子动手动脚。”

“莫名其妙”景琰看着这个人,明明是江湖最神秘的高阁少主,又长得年少英俊,却为何说话轻浮,没有半点沉稳。“你不说也罢了,以后发生什么我都权当是你所谋策划。”

“那可不好,我还要……”蔺晨话未说完,靖王的贴身侍卫便急急忙忙的进了小亭,跪在了靖王面前。“殿下,出事了。”

侍卫说了一通,靖王听得眉头深锁。蔺晨却从站着变成了坐着,最后还品起茶来。

待侍卫说完,蔺晨道“难怪你们殿下这么辛苦了,就是因为你们这群人太不体贴了,什么小事都丢给景琰,他如何能……”话未完,本背对着蔺晨的靖王就回头瞪了他一眼。

蔺晨急转了话锋,道“我是说,让我来教教你们,教教你们怎么兵不血刃,去对付那位刑部尚书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