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寒舞纪|Powered by LOFTER
庚澈end,岛凉end,楼诚end,凯源end,期待下一对

第八章 始觉

入主东宫已过四日,却没有收到蔺晨的书信,不知那日的约定他还记不记得。景琰想到此事心中一来安心不记得也好,至少不用出京,自然也少了被父皇发现的危险。这二来……虽然每次想到这事情,都想着忘了倒好,两人也自在,可是嘴角却扯不出笑意,眉头倒是锁在一起了。这也是被大臣们察觉后给他提个醒的,算是给他会心一击,当头棒喝。

那日,刚下朝,蔡尚书和李尚书就在殿外等了景琰,“参见殿下。”

“二位免礼。”景琰当他们有事要说,便道“二位大人何事在此等候?”

“倒是没什么大事。”蔡尚书回道,“只是……殿下,你怎么看起来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景琰淡笑道“怎么会,朝政如此之顺,有什么好不开心的。”便转身要走。

两位尚书大人知晓颜色,便不再多问,大家都知道太子心中有事,只是不方便说出来,识趣的跟在后面没了话。

心中苦闷的景琰去了静妃殿中坐坐,适逢布在蔺晨身边的探子回来了,便传了进来。

宫女刚进门就跪倒在地,“参见太子殿下,参见静妃娘娘。太子殿下果然言中了,蔺公子想约梅先生同游天下不回来了。”

“你说什么!”景琰脸色不好,声音都大了。

“景琰。“静妃不知细节“何事需这般动怒。”对着宫女道“休要道听途说欺瞒太子,细细道来便是,如此惊慌没有条理,听也没听懂。”静妃用安抚的眼神看着景琰,示意他冷静。然后,对着周围的奴才道“你们先下去吧。”

宫人尽退,只留三人。

“小新,你从头细细告诉我。”景琰看旁人已散去,按捺了下激动的情绪。

“是。前些日子,我们些人跟着梅园去了趟香山,秋分香山小院人不多,我们有几个女子便乔装进院子当了婢女侍奉了梅先生和蔺公子几天,他们关系融洽,连往日滴酒不沾的梅先生这段日子竟也贪杯起来,和蔺公子喝酒全然没有生病的样子。昨日,蔺公子与梅先生约定了要一起回琅琊山,而且要绕着江南、霍州等地品仙露茶,还要去寺庙吃斋念佛的,这些时日恐怕至少……至少也是要大半年的。蔺公子还说,和太子殿下的约定只能拖后了,反正你也不是一口答应的。”小新怯怯的道来,她眼角能看到太子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蔺公子昨日便下山了,今日传信过来,已经在去霍州的路上了。”

静妃看景琰已气的浑身发抖,道“景琰,这个丫头不过是听人转述而已,未曾确实。”

景琰本就有气,如今母亲为了安抚她竟然也说起了瞎话,心中愤懑,吼道“母亲,你看看,刚才那番话是这个小姑娘编的出来的吗?他以前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这般无视他人苦痛,无视情谊,枉我还以为他与其他谋士不一样。”

"景琰!”静妃厉声喝道,“你冷静一下。”

景琰心中生气,哪里顾忌母亲的劝慰,径自快步离开了。

“景琰!”静妃知景琰心中憋气,只能叹气。

景琰回到东宫后,便命人飞鸽一封,以密令的形式召回蔺晨,必须回京见他。此时的太子像极了热锅上的蚂蚁,呆在哪里心中都不安静。他知道这是气,气蔺晨不重视约定,又气自己心情能被他几句言语左右,更气自己还立刻下了道密令让他回京。这些事情都在指向,自己似乎在心中很在意他,而这也是他不能已的。

蔺晨正在客栈的中庭和飞流玩捉迷藏,飞流把头埋在柱子上,问了句“好了没有?”

蔺晨刚想说好了,就看见下人急匆匆的朝这边走来,便叫了声“没好。”

下人走到蔺晨面前,作揖道“东宫那边传信过来,召你回京。明日还去东宫吗?”

蔺晨看了看院中的落叶,心中有些微凉,却语带调笑的口吻,道“认栽喽。”

下人道“那我就这样和传信的人回话了。”

“嗯。”

飞流一直对着柱子,闭着眼睛。听完他们谈话后没了声音,问道“蔺哥哥,好了没有?”

蔺晨看着还在埋着头仔细玩游戏的飞流,眼中尽是温柔和羡慕,“飞流啊,你蔺哥哥明天要回趟京城,我们一起回去吧。”

飞流继续埋着头道“不要,苏哥哥。”

“你是说不要和苏哥哥,要和蔺哥哥在一起吗?”蔺晨调笑道。

飞流听到自己的意思被曲解,立刻回了头,对着蔺晨一字一字的道“不是!要,苏哥哥。”

蔺晨淡淡的笑了笑,摸了摸飞流的头,飞流不情愿的避开了。

--------------

燕帝秘史写到8/25了,视频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219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