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寒舞纪|Powered by LOFTER
庚澈end,岛凉end,楼诚end,凯源end,期待下一对

第十一章 后觉

十一月中旬,梅园的探子来报,蔺晨昨日出门后就再也没回来,跟踪的人到半路跟丢了。景琰听此消息便摆手道“罢了,不用跟着了,叫人都回来吧。”他知道,这梅园他怕是不会再回去了,就如他当初说不复相见的话一样。

蔺晨随性,留在京城只是盼望景琰能知悉自己心意,挽留自己,哪怕不是一起出走也是好的,他也算是没有白白深种情根这么多年。犹记得初见那年自己被南楚来的谋士叨扰,烦心不已,躲到西山隐居半月,更深露重,被人声搅了美梦,便睡不着了。山中本清净,这凉夜更是少虫鸣兽语的,但是却传来了人的声音,虽然有些稚嫩,但是言语都是鸿途之志。蔺晨觉得大晚上的不在家睡觉跑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来扰人清梦实非善举,反正也睡不着了,就打算去教训下这个人。

夜色带雾,朦胧了皓月。远看只一人站在西山的青岩上,那人着红色披风,边缘缀白色狐毛,披风上用银线绣了雪狐,刺绣神似本体,绝非普通绣娘能做出来的。那人负手而立,面对胧月。从蔺晨的方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看到他穿了官兵的靴子便知道此人必是朝堂中人。蔺晨站在那里,安静的看着他,有时候他的稚言会让他觉得可笑,有时候他的情怀又让蔺晨觉得此人非池中之物。那人站了一会可能想走了,便回了身。蔺晨本只带玩味的一瞥便看到了那人惊鸿一面,真是,眉如墨画,目自情深,肤白貌美的翩翩佳人。蔺晨本以为这南楚王朱玉在前,便不会对其他男色有此惊艳,如今遇到他,才知什么是潋滟之姿。这一瞥终究是还是误了他琅琊阁主的心性,回山后就打听了这个人,经常笔墨描绘那日的画面,那还不够,知道他没有登上太子之位,便下山助他,以为一时为臣便可近享天伦,谁知道这一笔一划为他勾勒的天下却把自己和他分的越来越远。

景琰在静妃殿中品茶,静妃早已看出他心不在焉,本不想多问,只是这孩子颜色却没有收敛的意思,这样下去,在燕帝面前必然也会路出马脚,便道“景琰,自打你回来就一直心事重重,不知有什么事是不能当着我说的。”

景琰无话,他知道母亲早已知道他的心思,但是,自己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你的心情我明白。”静妃道,话毕她便差身边的人都退下去了,接着道,“但是越在这个时候,心里越要稳住。太子新立,朝野都在看着你,朝局之事我本不该多言,只是你应该谨言慎行,不要忘了身在宫墙。”

“母亲说的是。”景琰知母亲说的对,但是,这心已乱,静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他看了眼静妃,道“母亲,我心中有他,放不下他。”

静妃虽明白心意,但听到自己儿子亲口中说出这些还是没沉的住,端着的茶水撒到了身上。

景琰没有抬头,不知静妃心情复杂。

“记得我去东海前,他还跟我闹,说等我掌权天下,要倚仗我的势力耀武扬威一番……”景琰眼框红红,有泪却不想流出,“本以为就算外面朝夕变更,风云变幻,我们也可以怡然自得,乐在其中。却不料结局是现在这个样子……终非是这样,我也绝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静妃看着现在的景琰,心中满是歉意,若不是当年她被当今圣上临幸,被封为妃,也许自己的儿子也可以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乐得自在。而不是现在的景琰,他虽少年早熟,知悉内外事,有了七窍玲珑之心,让自己省心不少,却也少了本该属于他的童年。

“凡事不能强求,失去的永远也不可能再找回……”静妃慢慢道,她知道这字字句句都会刺到景琰心里,可是她不得不说,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这东宫之主,未来的帝王。

------------

前面第七章靖王去北疆被我改成去东海了,为了剧情连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