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寒舞纪|Powered by LOFTER
庚澈end,岛凉end,楼诚end,凯源end,期待下一对

第十二章 新婚

景琰封储后的第二个月,大婚。太子妃是孙尚书的孙女,知书达理,清纯佳人。 太和殿举办隆重的宴会邀请了各方人物。虽然江湖势力本不该参与朝政,但是江左盟的梅宗主却列位在席,穆小王爷在去自己席位前去拜会了梅宗主一番,远远看着,两人面带笑容,看来相谈甚欢。盛传江左盟和云南穆王府素有交往,看来不假。礼罢,皇族于太和殿款待来者,高朋满坐。此时太子换下婚袍,更换以烈焰红袍,搭配璜、珩组合玉佩于腰间,领袖为黑色麒麟绣边,头戴金丝冠。

酒乐(yue)三番,夜已深,皇帝和一众嫔妃离席,大臣们便也识趣的各自告退慢慢散了去。

此时梅宗主也缓缓站了起来,对着殿上的太子道“太子殿下,今日草民以客卿的身份参加了这次饕餮盛宴,荣幸之至,草民也准备了一份贺礼,祝殿下安康美满。”

高公公站在太子旁边,看到太子面有不悦,他知道太子不愿收他礼。

太子殿下虽不情愿,但是礼仪必要周到,便道“多谢梅先生了,只是没看到先生有准备什么大礼在身边啊。”

“草民一介布衣,自然送的不是什么大礼,只是一柄折扇,怕殿下也见过。”

“哦?折扇?我见到先生的时候,你可从来没用过什么折扇啊。”景琰想着梅先生又想搞什么名堂。

梅长苏从袖口抽出一柄折扇,褐色扇骨莹莹釉亮。“这便是那把扇子。”

高公公将扇子呈递上来,景琰看到就愣住了,那是蔺晨的扇子。

景琰接过扇子道“已经有两个月没见到它(他)了吧。”

“殿下身在高位,他只怕再也无法追随太子了。”

“可是……本宫也是日夜念的。”

“这扇子上可是他对殿下的情谊。”

景琰从没见过蔺晨打开它,今日扇子在手里,也没有立即打开,这宝贝到底有什么特殊,让他从不离身。景琰慢慢拨开扇面,上面写了‘萧景琰’的大行楷,笔法婉转,一如当年他在那幅字画上的题字。景琰又将扇面翻转,背面是小行楷写的诗,看字迹不是蔺晨的,该是他口中那位南楚王了吧。诗文为:花褪红裳不见君,流水覆载深思情。唯恐久别忘汝心,墨描姣容待重逢。显然,这是一首情诗。

众人只道他们在谈论扇子,哪知其中蹊跷,只不插话。

这两月来,景琰本心中就有愧于蔺晨,如今得之不易的储位他也常常想着若没有这绊脚石也许他就能和他在一起了。可是……人往往被周遭左右,不能取决于心,身为东宫太子,未来的帝王,又怎么可以任性妄为,以后历史上必是唾骂于他,但是此时的他却还是想试一试,也许他们可以。“ 梅先生这几日可留在京城?”

“是的,这几日会在梅园。”

“那本宫稍后有封书信,梅先生转交下。”

“是。”梅长苏作揖,跪地。“殿下,夜深了,草民也告退了。再次恭贺殿下新婚之喜。”

“罢了。”景琰皱了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