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澈end,岛凉end,楼诚end,凯源end,期待下一对

蔺靖 【燕帝秘史】(长篇/剧情)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密函

除夕,太子携太子妃和侧妃给燕帝和静妃拜年。恰贤妃患病,燕帝刚起驾去了越贤妃的昭仁宫,于是景琰便在静妃的宫里坐了坐。静妃见太子似乎有事要谈,便对两位媳妇道“你们先去内殿吃些点心,昨日你们父皇赏赐了不少稀缺的美食,我一人也吃不了多少,你们要是觉得好吃,便多带些回去赠予宫内之人,也算是新年之礼。”

“谢母妃。”

两位妃子便由宫女领着进了内殿。

静妃也叫旁人退避,完了对景琰道“太子近来心情可好?”

“母妃是想劝我少想些那日谈论之事。”

“总归是要少想些的,再者你已经娶了孙尚书的孙女做太子妃,恐怕你这宫内之事她也必要跟她家人耳语,孙家书香门第,三朝重臣,虽不说权力多大,这在你父皇面前说话的分量还是有的,还是要提防些。”

“母妃说的是。这几日我反复念及他,有时更是无法入眠,不知怎样才好。”

“我不能帮你这些。”静妃自知这是景琰心生妄念岂是劝慰所能控制。“你父皇这会儿去越贤妃那里,你待会直接去未央宫拜年吧,新年总也离不开国政,那里陛下自会去的。”

“是。我待会直接从这边过去,先等着。”

“恩。”说罢,静妃召了宫人进来,对宫女道“把我前几日准备的榛子酥拿过来。”然后对着景琰道“前些日子,做了些你爱吃的东西,没给送过去,想着你除夕过来一起品尝。”

“谢谢母妃。”

太子于未央宫等候燕帝,巳时,燕帝归至未央宫,心情大不好。景琰上去参拜,亦被无视。

景琰见燕帝面色冷峻不似常往,便问道“怎么了,父皇?”

燕帝坐于龙塌上,看着还跪地的太子道“景琰。”

“儿臣在。”

“你可知罪?”燕帝挑眉,看着太子。

太子不知发生什么,但是只先认错总是好的,便道“儿臣知罪。”

“哼!”燕帝将随行宫人手中的密函抽了过来。将信纸打开,看了良久收拢在手中,道“你和誉王、献王谋权之事便是皇子间的智斗我不予过问,只是因为你速来行事拿捏得当,如今誉王已故,献王离京,你本该好好当这个太子,为何总卷进些下作的事情里。”说罢,将那纸信扔在景琰面前。

景琰将书信展开,上面写道:太子殿下谋事在外,与琅琊阁勾结谋夺前太子之位,如今更与琅琊阁主蔺晨兴龙阳之癖,乃天地不容,望陛下圣断。景琰心恐,急道“儿臣有违法度。”

燕帝生气,盛怒道“你是太子!东宫的储君!本应缮修德政,孜孜尽责,上为父皇分忧,下为臣民表率!可是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话毕,燕帝已经眉头紧蹙,他缓了缓道“前太子之事朕不予追究,只因你在一众皇子中深得朕心,但是,龙阳之癖乃国之下等事,宫中不允许发生,尤其是身为东宫太子卷到这种事情里,真是败坏国风。”

“儿臣知错。”景琰沉沉的说。

燕帝见景琰有知错之心,且无凭无据的,又想这龙阳之事也是皇族耻辱便不多说,但总归要小惩大诫。对着景琰道“留在东宫,禁足三个月,好好读书,想想何为储君之道!以后再卷到这些下作的事情里,朕绝不轻饶!”

“儿臣领命。”景琰跪拜于殿上。


评论(6)
热度(36)
© 灵寒舞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