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寒舞纪|Powered by LOFTER
庚澈end,岛凉end,楼诚end,凯源end,期待下一对

第二十章 承欢

“师父,刚收到夏秋的飞鸽传书。”夏春手中呈上信筒。

夏江接过信筒,抽出纸芯,慢慢卷开,信上写道:密函之事陛下已查清,必降罪于你 。灭滑族之后蔺晨方可脱私通异族之死罪。

“信上写了些什么,师父。”夏春看师父眉头深锁,似有大事。

“静苑的耳目都说了什么?”

“说是陛下绑了一名男子进了宫。师父是让夏秋查了什么吗?”

夏江眼神迷惘,闭眼抽气。

景琰将蔺晨圈禁在了东宫,由大统领蒙挚看管,蔺晨武功不及他,只能认栽呆在宫里,自从景琰登基,东宫少人来此,所以一路坐车辇也没遇到什么人,所以更加不会有人知道东宫里竟然住着个外人。燕帝下朝,便辞了皇后的邀约直接来了这里。景琰踏进东宫的时候,蔺晨正在书案前挥毫作画,远看还真是遗世独立,心无旁骛。景琰让宫人退下,留蒙挚在宫外候着。

蔺晨察觉来人也不抬头看他,继续干自己的事情。景琰走到书案前,看他在画山水图,便道“住了进来倒也清修,还有心思作画,你这画是打算挂哪呢。”

蔺晨不回答,笔尖游走处水墨晕染开来,绘出云城厚重处的一座山峰。

“还要关在这里三月,打算一直都不理我吗?”景琰到了蔺晨对面,也跪坐于榻上。蔺晨才抬头看他,道“我不喜欢抬头看你,趾高气昂的。”

“若是旁人说了这话,可是死罪。”景琰撩了撩衣袖,漫不经心的说。

“既然都要死了,我就说实话吧。”蔺晨将笔停了,支于笔架上,慢慢站起了身,启唇,对着景琰道“西山初见惊鸿一面,脑海不时浮现你立于胧月的画面,我就知道自己倾心于你。知你想当太子,我就一心助你,本以为有了陪伴就会让我厌倦你,只是没想到自己也会囚于‘情’字……密函之事追根究底是我的错,本希望这件事能让我们想得清楚明白,即使相忘于江湖,也算不后悔……不想,你如此偏执,登基之后还在查密函之事,而且还让你查到了。没想到居然是它让我们必须再见一面,当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景琰看着蔺晨的眉眼,他墨色眼眸深情万里,把自己吸引在里面不能自拔。他看着这样失落的他,心中温软的地方被触碰,呼吸不那么顺畅,哽咽在喉,他道“即使如此,我还是要将你留下,纸扇情诗早已铭刻在我心中,都说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但我就想要天下,要你。”他似乎想按捺悸动的心,但是微颤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

蔺晨听及此处将手轻轻抚在景琰的脸上,他居然为了自己而哭,虽没有眼泪,他知道他依然困于帝王的尊严,不允许自己在人前流泪。见他憋得辛苦,蔺晨满是怜惜。指尖轻抚过他的眼眶,游移到他的朱唇,景琰情动,不敢再看蔺晨。

蔺晨轻扬嘴角,道“你怕?”

景琰倔强的转过头,直视蔺晨“怕什么。”

蔺晨宠溺一笑,顺势将唇贴了上去。他轻轻的勾起景琰的唇瓣,未等回应便离开,又轻轻贴上,舌尖掠过他的唇线,复而离开,呼吸带给湿润的双唇以微凉,景琰体味着从未有过的触感和心动,停止思虑,只能听见他的呼吸,脸庞上他划过的睫毛,他知道蔺晨在撩拨他的心意。待第三次蔺晨的唇想要离开的时候,他追着他的唇不愿分开,心中悸动,身体燥热,小腹一股热流开始乱窜,直逼下体。景琰隐约发出的呜咽在向对方倾诉着渴望。蔺晨指尖已滑至景琰內衫,居然这么轻易就被他解开了龙袍。景琰不认输的开始将手探进蔺晨的衣褂,蔺晨似知道他的意图,勾唇一笑,吻得更深更重……

醒来,蔺晨宠溺地看着还躺在怀中的景琰,他的羽睫随着呼吸微微起伏,蔺晨指尖拨起他的碎发,感慨道“就算我效仿龙阳愿一世为臣陪伴你身边,你……又岂会如魏王?”

自问,无声,寂……

殿前,景琰自从知道夏江是蔺晨指派告发之后便对群臣中是否还有其他各方势力耳目之事非常上心,这几日他安排了人查了三品以上大臣的祖宗十八代,竟然查出有几个滑族的。于是安排刑部的蔡尚书将人全部处决了,甚至诛连满门。夏江知道消息后便匆匆来到未央殿请罪,起初景琰以为他是来认密函之罪,要将密函之事说个清楚的,为了偏袒蔺晨,将此事从轻发落,景琰把身边的人都屏退,只两人进了内殿。然没想到夏江刚跪下,就举告蔺晨是滑族余孽的事情。

“一派胡言!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景琰拍案而起。

夏江跪拜在殿前,眼神笃定道“琅琊阁主就是滑族之后,蔺晨他是异族余孽啊!陛下……”缓缓抬头,夏江第一次看到年少帝王眼中的怒,惊,慌。

茶烟袅袅,未央殿门有一人跨了进来。

蔺晨一进内殿,夏江就看见了他,原本安定的情绪有些激动“陛下,滑族之人残忍奸诈,不能不杀啊!”

蔺晨了然道“你操这么多闲心干什么。”

景琰未察觉身后有来人了,转身看到蔺晨的神情,便知夏江没有骗他,心中痛楚难当。

“你……就是你编排的誉王满门,没留一个活口!“夏江指着蔺晨呵道。

景琰强忍心痛望着蔺晨只愿他否认这件事,至少这件事他不知道。

蔺晨无话,皱了皱眉。

他居然就这么承认了!

----------------

蔺靖蔺靖!!!自我催眠,本来是个帝王攻控,可是写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在写帝王受,整个人都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