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寒舞纪|Powered by LOFTER
庚澈end,岛凉end,楼诚end,凯源end,期待下一对

第二十三章 空坟

长乐九年(412年),燕帝在位的第五年四月,骤降冰雹,硕大如蛋,民间土房多塌,县道衙门纷纷上奏以请下拨银两救济灾民。燕帝刚下朝就直奔蔺晨陵墓,见其未损毫发,才想起其墓为汉白玉所造,坚实难催。景琰自嘲,笑得前仰后合,侍卫闻其声而颤栗。

燕帝回宫后,恰逢蒙挚送药过来。

“蒙卿,辛苦了。这药送了五年也不知哪位医术如此高明,隔空便诊断出朕的病症?”

蒙挚早知有一日他会这么问,便答道“此人乃先前微臣去东海之畔认识的,深居简出。陛下得疾患为寻良医广发告示,此人看了告示便告诉微臣他能治这病。他先也有过这种病症,若不是他亲自试药,微臣怎敢直接拿给陛下服用。”

“太后常说医者不自医,但他却能,并非等闲。御医也束手无策,他却只一剂汤药就让朕舒爽许多,朕若有意招揽此人,你看可行?”

“陛下不知,此人虽医术精湛却不懂人情世故,说话刻薄,所谓的恃才傲物便是他这模样了。”

燕帝笑笑,不再说话。

次月,燕帝病重,卧榻不起。皇太后命蒙挚请高人到宫内相助,然高人迟迟未到,只多送几服药。蒙挚亲见其送水服入,然两月后燕帝依旧卧榻,精神气却比之前好些了。蒙挚取药送药的次数在这两月内徒增,宫内人尽皆知其为燕帝送药,并且亲自服喂,议论纷纷。宫女们更开始口耳相传,五年之前燕帝还是太子的时候被禁足三月的缘故是老燕帝知其有龙阳之好,大为震怒,故圈禁于东宫。

一天,蒙挚刚到燕帝寝殿外,恰好遇到从殿内出来的蔡尚书,见他形色匆匆,下阶都两步并一步的样子便问了声“蔡大人,这是忙得什么呢,这么急!”

蔡尚书见他手中拿着药包,知他又是来给陛下送药,便道“陛下不在宫中,高公公说是和战英又去王陵了。”

“如此,我便稍后再来送药。可是你急什么?”

“陛下念念不忘奸人,我要去王陵求陛下将奸人墓室迁出去!”蔡尚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愤愤道。

说完,他便甩袖而去,留蒙挚一人在阶上。

蔡尚书到王陵的时候,侍从都在外面,封住了路。战英把在门口,脸色很难看。

蔡尚书疾走到他面前问道“陛下呢?”

战英示意他燕帝在王陵中还未出来,“陛下让我们守在这里,蔡尚书现在还是不见陛下的好。”

“怎么了?”蔡尚书瞪大眼睛,看战英眼神似乎刚刚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景琰跪在地上,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红血丝布满眼池。眼前蔺晨的墓碑早已被利器砍断,连碑旁的汉白玉柱子都被砍的坑坑凹凹,而墓被人从四周挖开,堆在墓室旁的石砖没有一块是完整的,棺钉被撬开,棺盖斜斜的倚在一边。

“陛下挖了蔺晨的墓?”蔡尚书听了忽感心惊肉跳,但转念一想正是好事“这么说陛下是打算忘了这个奸人了,大好事啊!”拍手叫好的样子。

“蔡大人谨言慎行,陛下还在里面呢。”战英见过蔺晨,还是知道他是个不错的人,不想让旁人这么说他。

“你懂什么!”蔡大人数落道。“这蔺晨已死,本就该过去的事情,陛下心中郁闷才一直身有疾患,这下要是忘了他也当真算得好事。”

刚说到此处,燕帝从里面慢慢走了出来,蔡尚书看到燕帝,扑通跪地“陛下,请保重龙体啊!”

萧景琰看都没看他,自顾自的上马,对战英道“按照原样再埋上吧……”燕帝已将棺材板扣好,不想让别人知道蔺晨不在墓里。

战英接命后,便带了两三个人朝里面走去,剩下来的随行宫人跟在燕帝后面一道骑马走了,留下蔡荃一人跪在那里。

燕帝回宫不久,蒙挚就来了宫里,应该是知道陛下回了宫就赶着来送药了。

燕帝吃完药,对蒙挚道“刚刚朕从王陵回来,去看了看蔺晨。”

蒙挚不语,但见燕帝垂首似有心事。

燕帝又道“高人知朕身体抱恙,却不愿如约进宫医治……是否怕朕?”

蒙挚动作一顿。

燕帝接着道“朕,掘了他的坟……”

蒙挚脸色即变。

“其实朕一直都没想过为什么朕和夏江在未央宫议事那天,蔺晨在没有你的禀报下就能进到内殿,武功他是不及你的。”燕帝没看蒙挚,理着思绪道“他前脚走,你后脚就让高公公给朕送了伤药,是他跟你说的……你既是他的人,那么高湛呢?”

蒙挚不说话,生怕话有漏洞,还不如不开口,那么至少在开口前,他,是不会被处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