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寒舞纪|Powered by LOFTER
庚澈end,岛凉end,楼诚end,凯源end,期待下一对

番外一 谣言

长乐十年(413年)四月初,老阁主回琅琊山经过霍州,在抚仙楼吃茶歇脚,柯老随身伺候聊到蔺晨。

“老阁主今年会回来,可是为了少阁主?”柯老倒了杯新茶给老阁主。

老阁主手中玩转着两个核桃,不走心的说了句“他今年到这来了没有?”

“来了。”柯老站在一边,慢慢道“还带了一个人过来,飞信过来那会以为是梅宗主,后来人来了瞧着一眼,不是他……是那位萧氏。”

老爷子对了眼柯老,两眼瞬间就瞪大了“这犊子!”

“阁主你也别怪他,少阁主向来贪玩随了您的性子,让他年年都呆在山里头恐怕也会出事,不如出来撒撒野倒清净了琅琊阁的人。”柯老看老阁主气得胡子都被吹的抖了几下,便劝道“老阁主,楼里也只有我知道阁主来过,何况燕帝不是当初的燕帝,一定不会顾及这些旧事,抓住不放的。”

老阁主自是明白这个理,只是想到蔺晨这性子就生气,但是让他看不上的性子还偏偏随了自己,更是无奈,抿了口茶道“柯老啊,你当年随我一起入山,开了琅琊阁,阁中事物繁忙不宜清休,我便让你来霍州开了这茶楼,没想到收集了不少消息。在江湖之上,你也心知肚明,想毁了琅琊阁的人远胜于想利用它的,所以我不想让蔺晨担这担子。”

“阁主去年将琅琊阁许给梅长苏是真心的吧……”柯老叹道“梅宗主是好人,可是好人总不长命,他的寿命不过十年了,蔺晨也治不好他,他终是帮不了忙的。”

“我当初帮他,只是因为他的父亲梅石楠是我敬重的人。”

“梅宗主感激您的救命之恩,才和少阁主一条心,处事也事事迁就于他,倒是没看出来他有什么不开心不服气的,也是个能容得下的人物。”

“这个人啊,你我未必能全部参透……不管他了,飞流没跟着蔺晨他们一起倒是新鲜啊。”

“飞流对少阁主那是三分钟热度,不过我看那萧氏待少阁主是真好,一起过来的时候有几日少阁主头疼得厉害,萧氏还亲自煎药了,真是难得。”

“你啊,流于表面。”

“我看到他在厨房后院里生火煎药都熟练着,才想起他以前也是个大将军,着实不易。蔺阁主行动不便都是萧氏亲自照顾喂得药,要说少阁主生那么严重的病,我真是第一次见。”柯老笑笑。

“你笑就是知道他是装病了?他啊……就是学我当年追他娘那点伎俩。”老阁主春风得意。

“记得老阁主当年追夫人也是用了各种手段的。”柯老记忆犹新。

老阁主收了收笑意道“既然他们相处的这么好,蔺晨又为他费尽心机,这儿媳妇我是不认都不行啊!”

“少阁主要是听了您这话,估计见到您再也不会喊‘老爷子’了,他要抱着您喊‘亲爹’啊。”柯老眉飞色舞。

“得得得,我才懒得看他装腔。”老爷子摆手笑道“我这趟也正好回去看看这萧氏,若不是蔺晨说的那般惊才绝艳,我一定打那犊子一顿!哈哈哈……”老阁主笑得花枝乱颤。

“是是是。”柯老附和道。

白羽劲翅,飞鸽挂着信筒停在了琅琊阁中,加红的外章表示这是一封急件,仆人匆匆将信收到盘中,一路走到机密室递给了蔺晨,蔺晨正在整理书卷,看到信筒上的红色外章便知道是抚仙楼来的消息,卷开信纸,字收眼底,蔺晨嘴角一扬,对仆人说“烧了吧。”仆人听命后退了出去。

蔺晨心中开心,跑到石台,看到正在练武的景琰,大声道“景琰,老爷子再过两日就要回来了!”

景琰收剑“你怎么知道的?”

“而且我还知道他已经同意我们的婚事了!”蔺晨嬉皮笑脸道。

景琰一脸疑惑和不信。

蔺晨脸一僵道“真的,我啊找了个老爷子倍信任的人给他灌了点汤。”

“难道你这汤是迷魂汤啊,说了你爹就信?”景琰不信,嘲道。

“哎,你别不信,别人不敢说,这柯老说话老爷子一定全信。”蔺晨哼着气。

“柯老?他说什么了?”

“我啊,让他将我们上次在抚仙楼住的那几日加点料说给老爷子听,老爷子一听,果然信了!不过……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你说这柯老得装的多像才能骗过我爹这只老狐狸啊!”

景琰微怔“说了半天,你编排了你爹不够,还把我搭进去做垫背啊!”冷哼一声轻笑道。

蔺晨赔了一副笑脸道“我也是为了我们俩着想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