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寒舞纪|Powered by LOFTER
庚澈end,岛凉end,楼诚end,凯源end,期待下一对

番外二 失算

长乐十二年(415)秋分,枫叶红了一座山。景琰而立之年,蔺晨于香山邀了几位密友同到香山小住。

景琰不识在坐之人,便问道“各位都是蔺晨好友,我来此却不识旧人。”

蔺晨嘴角微勾看着景琰,景琰道“蔺大公子为尽地主之谊邀来几位老友,之前为何未透露半句?”

“我只当是家人相聚,便不当回事。”蔺晨挑眉道“何况你观人于微,为何要在意姓甚名谁,当朋友就姓朋名友如何?”

列席中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者笑道“要是让这蔺晨给公子推介我们还不如我们自己报个家门呢。”然后对着身边一位和景琰年纪相仿的男子道“你说呢?”

男子会意一笑,道“萧公子,久闻大名,先前蔺晨来信说你隐居于琅琊阁中,我就不信他的妄言,没想到你还真在那里,我先只当他痴心妄想了。”他举起酒杯道“景琰治国经国有道,我虽不在朝堂,却听叔父常常提起您,如今的燕帝混沌不正,风气比之前差了不少。”

“你这是埋怨我喽?”蔺晨撇嘴道,“虽然景琰是十全之才,但若放在朝堂也算得可惜,我琅琊阁坐落三国之疆,不受一方约束,景琰何去何从,他能执掌于心,岂不更胜从前?!”他看那男子道“言隋啊!别老和你那叔父来往,听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心气儿都变味了!”

言隋?景琰心中一惊,这姓氏乃国舅一脉,“你是言候的侄子?”

言隋一笑当是认了。

景琰心中喧嚣,还好已不在朝,原当年只查了朝中滑族之后,却没有深究这朝堂中有几分人脉是琅琊阁的,如今想至此处背后隐隐发凉,若不说破恐今生是想不到这些了,到底是自己心太粗还是蔺晨太细心。

蔺晨见景琰色变,便拖着慵懒的口吻介绍了一道来的几个人“言隋边上的是朱亭,这座宅子就是出自他之手。他的另一边是大渝的玄布,听说过吧?琅琊高手榜的第一名,现在是大渝的边关大将。”蔺晨看了眼身侧的另一位少年,道“他,你也认识,黎南花家。当年琅琊阁富豪榜的首位,还和誉王争过风水之地的。”

景琰端详那位翩翩少年,才及弱冠却风华绝代,腰间别一枚碧色玉璜,他对着少年问道“花家当年不是卷进官司,被抄了家?”

那少年轻笑道“那是世人所知,他们不知道的更多,被抄的家产也是九牛一毛。现如今琅琊富豪榜首位的药王谷也是花家扶助的,我们低调行事只为了不抢官吏风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父亲亲上琅琊阁求了法子故意从富豪榜退下来的。”

景琰听着这些明明已经断案拍板的陈年旧事,今日才知与事实相距甚远,心中对琅琊阁又是忌惮又敬佩。

朱亭笑道“现在小楼一如你父亲当年那模样,有事没事就爱粘着蔺晨,也不知你是不是喜欢他?”

那少年应道“是又如何?蔺晨哥哥虽然风流,但是智谋才情都是无双的。”

蔺晨看景琰脸色似无异常,便接小楼的话道“小楼眉清目秀的,除了我家飞流,还没见过比他更好看的,我若有龙阳之好,一定选他。”顺带着摸了一把小楼的小手。

玄布听了满是疑惑“你们这是在说什么呢?”

朱亭看玄布一脸木讷,笑得更开心了。

小楼玩心又起,手臂直接缠过蔺晨的脖子,在他脸上大亲一口,玄布见状吓得目瞪口呆“你们别吓我?”

蔺晨看小楼玩得开心,转头又见景琰只顾喝酒看戏的样子,便接着道“我啊,兴趣广泛,投怀送抱岂有不收之礼啊?”佯装要亲小楼。

小楼见蔺晨这架势似乎要假戏真做,直接推了蔺晨,嚷道“你还真是!厚!颜!无!耻!”

景琰在旁抿嘴一笑。

入夜,酒席才散,宅子里飘着陈酿之味,尤是醉人。蔺晨才三分醉意,小楼已十分,趴在桌子上被玄布背着提进了厢房。朱亭看了眼景琰,对蔺晨道“这宅子里有一间楼中楼,你可知道?”

蔺晨眯了眯眼道“你竟然瞒着我做了机关?”

“天性使然,我也是在山里建宅无事可做。”朱亭对着蔺晨耳朵碎语几句,蔺晨便会意一笑。

景琰看两人似有话要说,就顾自先离开了。朱亭说完后,便告辞了,走到门口,和景琰打了声招呼。

秋分夜凉,蔺晨说要和景琰睡一屋取暖,景琰拗不过,就答应了。跟着蔺晨绕到了廊中尽头,三面都是墙壁,眼不见房。蔺晨单手于墙上摁了一下,墙壁退进半分,从上往下推出一道八卦,蔺晨有序的单指点动八卦,墙壁慢慢沿左侧旋转,待定后正好卡在廊中,墙宽与廊宽正好无缝衔接。

景琰见状却也未惊奇,淡淡的说了句“这宅子里房间很多,怎么就偏要找最偏僻的呢。”

“谁说房间多我就要住进去啊?我是想见识下朱亭所说的楼中楼到底有多新奇!”蔺晨眉眼上挑不屑道“看来也不是什么新招数嘛!万变不离其宗。”

蔺晨进去房间查看,远远传出喊景琰的声音,喊了几声都没见人进去,蔺晨便追了出来,才发现这楼里哪还有他的人影,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他又急急的喊了几声景琰,都没有人应他,他便知道这人多半是出去了。可是他当时心急朱亭只说了进门之术,还未请教怎么出去呢!这是怎么回事?送进不送出?景琰能出去的话,难道他知道???

三日后,蔺晨终于解了朱亭的楼中楼之困,出了房门。

然香山小宅里人去楼空,只有几个常年在此打扫的侍女,她们见到有些潦倒的蔺晨大惊“您这是怎么了?”

蔺晨生闷气,一声不吭。

侍女服侍蔺晨吃了饭,洗了澡,便由一人慢慢递上一封信,上面两个小楷:祝好。

信是景琰写的,内容嘛……蔺晨看完就把纸揉成一团让仆人拿去熬化了。

蔺晨才知,朱亭偷偷将出门之法教给景琰,让景琰帮他治治自己,解了把他当年困在香山为他造宅的气,这下朱亭肯定在家掰着指头数着日子,每天乐不可支,估计笑了有三天了。想到景琰帮他,站他那边,心中是又气又苦,却又没人可吐。

于是回到琅琊阁见到景琰那几日说话便酸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