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寒舞纪|Powered by LOFTER
庚澈end,岛凉end,楼诚end,凯源end,期待下一对

第十四章 归来

梅园,时下梅花开得正盛,梅长苏陪着飞流于院中玩雪。

晏大夫正用隐忍的目光盯着他们,梅长苏一回头看到了他便佯装道“晏大夫!您老何时来的啊?我这……您看,我只是刚出来的,透透气而已。”

晏大夫不语,气鼓鼓的样子。

梅长苏赔了笑脸道“蔺晨过来看到你这样,估计又要说我了。”

“是该说说你!”晏大夫瞪了他和飞流一眼,道“你身体不好,自该好好爱惜,飞流不懂,你也不知轻重!蔺晨来了我就跟他说这活我不干了,病人不听话,我这不是自己砸招牌嘛!”

“晏大夫别生气了,等蔺晨来了,我一定说是我不老实,不是您医术不高明。”梅长苏道。

“哼,你就会糊弄我,等他来了,我一定把你干的这些事抖落出来,让他教训你!”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梅长苏劝道,“飞流,还不去端杯茶给晏大夫,看给冻的。”说着,便搀着晏大夫打算进门,飞流也去隔壁的伙房端茶了。

两人在东厢房坐下,晏大夫道“你送出的信也三天有余,怎么他没有音信过来。”

梅长苏紧了紧披风,道“他心气高,说不定就不回来了。”

“你说他这是何苦呢,也不是个想进朝堂的人,却总是趟这浑水。”晏大夫叹息着,“这蔺晨不知哪根筋不对,竟让自己跟这东宫太子搅在一起。你说他又不是没事可做!”他顿了顿道“南楚、北燕、大梁他挨个玩,挨个转到,这厢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晏大夫,蔺晨的事情他自会看着办的,我做的事情,也是他让我做才帮忙的,他想如此便非如此不可的性子也不是一两天了。”梅长苏慢慢道,他了解蔺晨这说一不二的性格。

“你们啊……都一个样!没一个省心的!”晏大夫无奈道。

“说谁不省心呢!”门被忽的推开,蔺晨站在了门口。

梅长苏和晏大夫见到蔺晨站在门外,对视了一眼,梅长苏勾笑了嘴角,道“你怎么才过来啊!”

“我没说一定来啊!”蔺晨拂了拂身上的飞雪,便大步走了进来,坐在了梅长苏的一侧。

“你倒是有理了。”梅长苏将身上的披风解下,给蔺晨披上。

蔺晨自然的接受了。

晏大夫看着蔺晨这样便吼道“你没看见长苏这身子不经冷,竟然还抢人披风!”

“我不是抢,是他给我的,你不是没看见啊!”蔺晨辩解道“你不能因为他不听你话,就拿我出气吧!”蔺晨眼睛瞪得圆圆的,感觉受了很大冤屈。

“谁说他不听话的。”晏大夫不肯承认梅长苏不受他管教,似乎这对于他很没面子。

“喏!”蔺晨指了指还开着的大门。

门外没人,但是慢慢从上面探出一个头。飞流倒悬在大门的房脊上,探出了个脑袋在上面,马尾因为悬空在门上摇摆。他在刚刚出院门的时候就被蔺晨截住了,问了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然后让他在门口候着,不准离开,飞流怕蔺晨便只好听命。

蔺晨指着飞流对着晏大夫道“人家飞流都说了,晏大夫说话苏哥哥不听。”然后对着飞流轻哄道“飞流是不是啊?”

飞流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晏大夫瞪了飞流一眼,憋着气扭过了身子背对着他们。

“晏大夫,别生气了。我承认是我不好,不是个听话的病人。”梅长苏安慰道。

晏大夫听罢,便站了起来道“我今日算来得不对,碰到你们这对活宝,我走了。要是蔺晨走了,再叫飞流找我回来!”话毕,朝着大门阔步离开了。

待晏大夫走了,蔺晨便叫飞流继续倒茶去了,只留梅长苏和自己二人在堂中。

“这次可想好了?”长苏看了蔺晨一眼道。

“想好了。”蔺晨眼里满是惋惜,慢慢道“我知道他不会舍弃天下的,但是现在他心情易被左右,实在容易受小人蒙蔽,只怕会被谋权的宵小利用这点,栽了跟头。何况他于我只是还有些留恋罢了。”

“可是太子终究是心里有你才会……”梅长苏道,语气也是沉重。

“留恋只是时间问题,等日子长了,还是各自安定如初。”蔺晨苦笑道“再说,这北燕的确需要一个明君,他是最好的选择了。”

梅长苏看他笑的清冷,有些心疼“你……还喜欢他?”

“喜欢……”蔺晨叹了口气,“可是,喜欢没有大爱来得重要。”

“你要舍他,换来这天下安定?”

蔺晨看了长苏一眼,低着头道“我胸襟没这么大,只不过我选了他,他也未必会选我,就算选了我,他以后说不定会后悔。这样的画面是我最不愿看到的,还不如相忘于江湖。你说呢?”

“我这会儿发现你也不是全然听凭秉性行事,一步一步自有斟酌,和你相识十年晏大夫都没看出你是这样的人,是你变了?还是你本来就是这样的。”

蔺晨勾起嘴角,诡笑道“他不语,我不言,这便是安静。我若说话,他便生气,反之亦然,这就是热闹。虽然我们相识十年,却从不在意各自城府。难道我交个朋友还要先让琅琊阁查他祖宗十八代吗?所以……他了解的我只是我的一部分,我知道的他也只是他想让我知道的而已。”

“可是晏大夫因为应了你一句话就悉心照顾了我三年,实在不易。”梅长苏听至此处,便有些感动。